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回忆专栏 >>回忆文章>>正文
姑母20年前给我的一封家信
作者: 孙一先  浏览:189次  发布时间:2015/9/8

  按:我的姑母1948年参军,部队是陈毅的三野。参加过渡江和解放南京的战斗。新中国成立后,组织上送她到同济大学速成中学、华东化工学院读书。离休前是华东机电产品设计研究院纪检书记。去年离世,享年84岁。这是我的姑母20年前写给我的一封家信。那时候我是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。她老人家的信,字里行间教育我,要有正确的价值取向;当干部一定要廉洁。遗憾的是,今天的腐败程度比那时候又严重得多啦!
这封信的原文是:
一先、俊华:
  你们好吗?一定很忙。我静下来就会想达志今年要考大学的事。侄孙要读大学了,宇子是明年研究生毕业吧?想想真高兴。就辛苦你们俩了,我又帮不了忙。有我能帮忙的事写信告诉我。
  我家电话装好了,电话号码是5387XXX。现在都是程控电话,只申请国内直通,其他功能都没要。多一样就都一样钱。每月电话费从18元涨到24元。又增加一项开支。我不主张装电话,你姑父要装。申请两年了,这次是大规模装。子女中只有翠丽没装,其他四家去年都装好了。国庆的电话号码是5180XXX。初装费是3600元,加上话机是3800多元。装的人很多,里弄里的传呼电话说不定要搬走掉。这次我是非装不可了。你家的电话是直线还是分机?能通长途吗?我每天晚上差不多都在家。每月4号或5号去单位开一次会。再就是临时外出买菜。姑父还在上班,可能做到年底就没事做了。
  最近我们俩还好。不发病就像好人一样。常常突然发病,没有预兆。去年6月份我小中风。姑父心脏病突然发作,医院病危通知都发了。两个人都活过来了。也许我们长寿,也许突然离去。思想都有准备。
  你们俩现在担子最重,还刚刚开始。两个孩子读书、工作、成家、生孩子。我管着5个孩子走完了这段艰难的路。去年是最后一个。国庆媳妇生孩子三天三夜,难产,真可怕。没想到你姐姐又遇到了,媛媛难产。希望你们俩多保重身体,都50岁开外了。工作担子都很重,退休以后的任务是帮助孩子生活送一段路。体力消耗比上班是还大,比上班时还忙、还累。
  我离开工作12年了,回家后尽量做些婆婆妈妈的事。现在也习惯了,外面的事也不想多知道。喜事知道高兴,坏事知道反而多忧。北京的事(指陈希同案)单位读了文件,议论一番,想了几天。怎么在鼻子底下的事都没管好?心脏出问题了?算了,多想也没用。管住自己清清白白度晚年。这点对你们在职的也很重要!我有个接触算比较多的老战友,春节后,突然,另一个战友告诉我,他上吊死了。他是上海二军大长海医院副院长,市检察院只找他调查两次就自杀了。院长也捉起来了。大概是经济大案。此人12岁当兵,是你姑父那个部队32军教导团的,后来跟我们汽车团合并。合并时,比我还小两岁。战友们都认为他是个老实人。这年头怎么了?老实人也要变坏。他两个孩子都在国外,听说抄家抄出1千美元。1千美元不算多。在上海的战友他官最大,待遇最高,还要钱多。钱就那么好?命都不要了?这种事你们在职的文件看得多了。我因为是老战友,为他遗憾。这样死不值得!不写这些了,你们没有时间看。预祝达志高考顺利!
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姑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        1995.6.1